私自加码、排队长、秩序乱……我们排摸了上海常态化核酸检测点这些建议值得关注

2022-06-06 03:23:32上一篇:上海徐汇:动态增加采样力量 近两日常态化核酸采样点量均超416万人 |下一篇:*新海外疫情:新冠感染超528亿 累计接种新冠疫苗超11851亿次

  私自加码、排队长、秩序乱……我们排摸了上海常态化核酸检测点这些建议值得关注原标题:私自加码、排队长、秩序乱……我们排摸了上海常态化核酸检测点,这些建议值得关注

  6月1日起,上海进入全面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阶段,市民需持有72小时核酸阴性证明,方可乘坐公共交通、进入公共场所和办公场所。为了能够顺利出行和复工复产,市民们纷纷涌向各大常态化核酸检测点位。“大客流”的涌入也让核酸检测点位的问题开始暴露:私自加码、排队时间长,现场秩序乱……上海辟谣平台后台收到很多留言。

  对此,上海辟谣平台的小编们也走访了全市多个核酸点,梳理问题并收集市民建议意见。目前,已将这些问题向主管部门反映,也欢迎网友继续通过后台留言或私信告知线索,希望能提供具体的点位和问题,我们会做好收集跟进工作。

  根据上海市卫生健康委消息,本市已完善随申办平台上的“市核酸采样点一站式开放服务系统”,市民可在“随申办”APP上的首页“核酸采样点”页面中,查询到这些采样点的具体地址、服务时间、忙闲情况,并提供地图导航服务,方便市民查询。不过,市民们在实际应用中发现,“随申办”的数据跟实际检测情况并非一一对应。

  6月1日早上9时30分,记者提前查询了“随申办”的核酸检测点位,选择了一处标记为“空闲”的国权常态化核酸检测点。根据相关介绍,该点位等候时长短于3分钟,可当记者到达现场后,发现实际情况与标记的完全不同。现场排队超百米,等候人数在50人以上,实测排队时长在30分钟左右。在等候过程中,记者还留意到,随申办小程序上,该点位的拥挤程度曾在“较忙”和“空闲”中短暂切换过,可记者排队期间,等候人数并未发生明显变化。队伍中多名居民也称,该点位大多数等候时间都在30分钟以上,*长的超过1小时。而在社交网络上,关于排队时间与随申办信息不符的吐槽也层出不穷:“看着是‘空闲’才过来,结果一排就是一小时。”

  与此同时,核酸检测点位的实际开放情况也与随申办的信息显示有些出入。在五角场的建新社区卫生服务站,随申办小程序显示下午结束时间为16时30分,但16时10分左右,几位市民刚到就被告知下午核酸检测已结束。原来,在核酸检测点现场的标志牌写着,下午结束时间为16时整。另一位刚在漕溪公园检测点“碰壁”的市民段小姐(化名)则称,自己利用休息时间前往“在各个检测点之间奔波”,可“不是去的时候已经关了,就是人太多来不及做,有些点位在‘随申办’上显示开放,到了现场后实际也是关闭的状态”。类似线上线下时间不统一的情况,也给不少市民带来了困扰。

  据了解,部分核酸检测点位之所以未按照规定时间开展检测、提前关门,跟试剂盒准备不充分也有关联。对此,有市民表示理解,“毕竟是首日复工,核酸检测需求激增。”但他们也提出,希望各核酸检测点位可以提前排摸检测需求,尽可能准备足量的检测试剂或根据排队情况适时予以补充,减少市民来回奔波。

  要知道,为了减少排队聚集的风险,随申办的状态查询已然成为大家选择核酸检测点的重要参考依据。不少市民据此建议,进一步加强随申办的信息精细化程度,或可采取预约模式,控制检测人员数量,避免出现排队人数过多或试剂不够用等情况。

  不少市民6月1日前往常态化检测点参与核酸检测时,被以“超过72小时没做过核酸”等理由拒绝。市防控办6月1日明确表示,上海没有核酸报告超过一定时限就不能前往核酸检测点检测的规定,若有核酸检测点存在相关情况,极有可能是相关检测点擅自加码。

  类似现象并非个案,市民丁女士是出舱人员,6月1日,她前往蒲西路158号教堂广场常态化核酸检测点参与检测时遭拒。据她称,在长达近一个小时的排队后,她出示了电子版《解除隔离医学证明》要求单人单管核酸检测,采样人员却以“按培训规定不能给出舱人员做核酸采样”为由拒绝。丁女士提出发布会曾明确出舱人员出示相关证明即可在常态化核酸检测点做核酸,后经过现场反复交涉,采样人员才极不情愿地为其进行了采样。

  事实上,存在擅自加码现象的,也并不仅仅是常态化检测点。虹口区一小区居民陈女士反映,其所在的小区需凭居委会发放的“采样卡”前往对应的常态化检测点参与检测,而社区在发放“采样卡”时,明确将出舱解离人员排除在外,这导致出舱解离人员无法在社区的常态化检测点参与检测,而要反复折腾另寻他处。

  市民们建议,本市不少常态化检测点是交由第三方运营,建议进一步明确核酸检测的操作规则,明确出舱人员、黄码人员等特殊人群正常参与核酸检测的方式。浦东新区陆家嘴街道社区便民站核酸检测点的做法值得推广:检测点检测亭分为“混管(非重点人员)”和“单管(重点人员)”两个窗口,外卖、快递配送人员、出舱人员等重点人群可凭借相关证明,前往“单管”窗口采集,扫描随申码或核酸码均可。由于快递、外卖人员做核酸频次较多,这种分流模式较大程度缓解了现场的排队压力,也让采集人员做好样本区分更加便捷。

  排队时间长,一方面跟涌入的大客流密切相关,另一方面,也跟核酸检测现场的秩序混乱导致效率低下不无关系。

  5月31日下午,浦东新区高青路的“盒马高青路店解码12号点”排队的人群已延伸近100米。现场除采样人员外,并无其他引导人员。记者径直走向队伍末端,队伍中一位女士提醒,“要先去前面登记后再来排队。”记者这才注意到,采样旁边另有一个窗口,为“登记区”,参与核酸采样的市民须先向内侧身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出示“核酸码”,可大多数前来检测的市民对此并不清楚。

  淮安路社区医院门口的常态化检测点也存在同样的情况。6月1日晚上8时许,检测队伍排了100多米,进展十分缓慢。担心时间来不及,市民王女士便到队伍前端查看情况,才发现该处只有两名工作人员,一人负责扫码,一人负责检测。采样窗口前,有的市民不知道该出示什么码,展示了随申码后又被要求核酸码,耽误了不少时间。王女士当即决定充当临时志愿者,一路提醒排队人员,提前准备好核酸码,检测速度明显加快。因此,她建议每个核酸点也能由属地街镇或附近居委派志愿者轮流值班,维持秩序,提醒人们戴好口罩、保持距离,准备好核酸码。

  据记者实地探访了解,一些常态化检测点配置志愿者后秩序有了明显的好转。徐汇区龙兆苑小区门外设有一处常态化检测点,每周一三五日的下午5时至9时面向汇龙居委会的社区居民们开放。6月1日下午4时许,现场就已排起长队,队伍中不仅有社区的居民,也混入了不少途经此处的路人,排队的居民们情绪激动。汇龙居委会紧急组织了小区的志愿者拿着居民名册在现场维持秩序,劝离非社区居民,同时安排社区一名经过培训的志愿者加开一个检测位,现场秩序随后明显好转,排队时间也大幅缩短。

  6月1日上午9时,浦东新区陆家嘴街道社区便民站核酸检测点也排了近50人,不过,在两名身着红色服装的志愿者的维护下,现场秩序井然。该点位设在梅园公园门口,检测队伍被分为公园门口的检测区和人行道上的等候区,一名志愿者在交界处分批次放人进入检测,另一名志愿者则在队伍中来回穿梭,时不时还教队伍中的老年人使用手机出示核酸码等。

  记者留意到,现有的检测亭窗口对于部分特殊人群并不十分友好。6月1日中午13时,在明天广场门口的一处核酸检测亭,一位母亲带着一大一小两个孩子前往该检测点,由于该检测亭的检测窗口距离地面约1.2米,稍大一点的孩子可以自行站立检测,可更小些的孩子则需要母亲抱起后,才能实现采样。

  而对腿脚不便、坐着轮椅的老年人来说更是如此。方阿姨(化名)今年已经80多岁,由于时常前往医院就医,出行、看病又需要核酸检测,无奈,腿脚不便的她只好让女儿和爱人推着轮椅前往就近的核酸检测点开展检测。可坐在轮椅上,检测员根本无法从检测窗口内采样,她只好在家人的搀扶下站了起来,这才顺利完成采样。“我走不了很长的路,但还能站立,万一那种连站都站不起来的老人,怎么办?”女儿在一旁补充道,建议考虑到特殊人员的采样需求,在检测亭设置特殊窗口,如果成本太高,是不是可以更加机动灵活一些,对特殊人群在户外开展采样工作?

  吉林省延边自治州龙井市的市民也曾因“腿脚不便的老人出门进行核酸存在困难”一事提出建议,“希望安排一些工作人员上门核酸检测。”对此,龙井市的做法或许值得借鉴,他们在回复中表示,已为特殊人群开绿色通道,无需排队等待,即来即检。下一步将及时扩充核酸采样队伍,增派工作人员,针对确实无法前往采样点的人员进行入户采样。

  根据上海市卫健委的公开声明,截至目前,全市已经设置完成了约1.5万个常态化核酸采样点位,其中面向社会公众的约5000个,面向所在小区居民的约4000个,设置在企业、学校、工地等内部场所的对内点位约6000个。而且,全市单日*大检测能力达到850万管以上,检测能力可以满足全市复工复产后的核酸检测需求。

  关于常态化核酸检测的建议还有不少。比如,目前大部分核酸点位的开放时间为上午9时至下午5时,恰好与上班时间重叠,给上班族造成不便。市民黄女士认为,延长社区检测点位的服务时间、或增设几个24小时检测点位,矛盾便可迎刃而解。6月1日深夜,黄女士曾前去家附近的浦东新区陆家嘴街道社区服务中心的检测点进行检测,现场无需排队,即来即检让她直呼方便。“类似的点位如果能够多一些,就更好了。”

  随着常态化检测需求激增,各个点位在运行中仍需要不断调整、优化和完善,欢迎大家通过“上海网络辟谣”公众号留言、私信,为常态化核酸检测提建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