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块的钟薛高被骂惨66块的茅台冰淇淋抢疯了

2022-07-27 04:04:41上一篇:利辛县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应急指挥部通告 |下一篇:三年卖出1亿支雪糕单价高达66元钟薛高赴港上市?

  18块的钟薛高被骂惨66块的茅台冰淇淋抢疯了钟薛高或许万万没想到,仅凭一己之力竟掀起了全民做实验的热潮,当年被物理化学双双捶灭的兴趣全都回来了。

  “31℃室温下放1小时不化”、“1500摄氏度高温火枪去烧不融化,反而焦黑了”、“电吹风热风吹不花”……

  有人化身正义大使,痛批做这种实验的好事者是“九漏鱼”,连初中物理知识“升华”都不知道;但也有人指出,火烧雪糕虽然不标准,看似土办法,但恰恰证明增稠剂含量高,与钟薛高高价不符。

  看不懂这些弯弯绕绕的会说“钟薛高太惨了,被网暴”,“当一个人讨厌你时,你连呼吸都是错”,“嫌贵,不买就是了”。

  在这场网络混战中,前不久宣布“退网”的罗永浩直接定性烧雪糕的人脑子有问题,“钟薛高这个产品,我自己认为是做得非常好的。现在有人在搞它,你拿火烤一个雪糕,你肯定就精神有问题。”

  此言一出,网友开始翻旧账了。不知道老罗是否记得11年前的秋天,扛着铁锤来到西门子北京总部,怒砸冰箱气冲云霄。

  也许忙于连续创业,后来又要拍《真还传》,时间太久忘了自己作为一名普通消费者的诉求。

  不过,这番仗义执言多少与曾经直播间为钟薛高带货有关。罗永浩表示,**,先看*终检测机构的检测结果,看钟薛高的质量有没有问题,有质量问题再黑也来得及。第二,如果检测机构的结果表明钟薛高有问题,自己会为卖过钟薛高、为钟薛高站过台对公众道歉。

  “在价格比哈根达斯便宜的情况下,钟薛高的品质一定是碾压哈根达斯的。为什么一个国产品牌卖得贵就有这么多人黑?但是国外品牌卖得贵就没有多少人黑。”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钟薛高被集火“雪糕刺客”时,茅台冰淇淋却卖得如火如荼。

  5月19日,茅台与蒙牛联名推出全乳脂冰淇淋,经典原味75g(66元/杯)、青梅煮酒味78g(59元/杯)、香草口味75g(66元/杯)三种口味,茅台酒的含量分别为2%、1.6%、2%。

  上周末,茅台冰淇淋旗舰店在深圳、杭州、长沙、广州、武汉5城同步开业,算上之前的仁怀茅台国际大酒店、贵阳、南京、西安,一共有9家旗舰店,未来会陆续将登陆更多城市。

  茅台的魅力展露无遗,不少人奔着“淡淡的茅台酒味”而来,每一个城市开业,都是人满为患,排队的盛况不亚于当年巅峰时期的苹果,更奇特的一幕出现了,排队的除了年轻人,还有中年人,有网友称“领导特意排队”。

  “茅台冰淇淋”线亿阅读,抖音播放量已达6071.6万,打卡茅台冰淇淋也成为了年轻人新的“社交货币”。

  从销售额来看,“i茅台”发布的数据,仅6月29日一天,销售额逾170万元,共计售出27000余杯预包装冰淇淋;当天才启动发售的陕西、江苏两省,包括西安、南京两家旗舰店,线余杯。

  这种溢价与高昂的代购费有关。根据红星资本局的报道,这些代购渠道有两个,一是从厂家拿货,有商家称是从河南省焦作市的蒙牛乳业(焦作)有限公司拿货;二是跑腿代买,直接去线下店排队。但不管什么渠道,成本都不低,干冰、泡沫箱、保温袋、顺丰物流等加起来,代购费高达200元。

  按理来说,茅台冰淇淋也该被骂上热搜,但从消费者到各路围观者的反应却截然相反:

  “一直好奇茅台酒究竟是什么味道,买不起酒,买个冰淇淋来感受”“有明显酱香酒味,是茅台的味道”“真刺客,真的香”“对冰淇淋来说是贵,但对茅台酒来说,正常”。

  著名投资人段永平在社交平台上评价茅台冰淇淋“直觉上觉得这不是个好产品,感觉太发散了”。经济学家任泽平则持反对意见,“段总有些判断很有水平,但在茅台冰激凌上的直觉显然错了。”

  任泽平认为,茅台勇于创新,这是好事。冰淇淋让更多年轻人“喝上”**口茅台酒,茅台冰淇淋核心解决的是如何让年轻人喜欢茅台。”

  66元的茅台冰淇淋遭疯抢还有着不错的口碑,18元一支的钟薛高人人喊打,冰淇淋的世界就是这么冷酷。

  首先,钟薛高*受诟病的并非火烧不化,而是以朴素简约的包装隐藏在一众平价雪糕中,结账时才发现18元一支,远超心理价格承受能力。

  毕竟,普通人走进家门口的便利店、社区小店,老冰棍、小布丁等认识的品牌一眼即知价格,哈根达斯有专门的冰柜,而对不认识品牌的合理预期在5-8元之间。

  线上贵州、陕西、江苏、南京、湖南、湖北、广东7个省份同城顺丰冷链3小时送达,部分地区48小时达,确保不化,而非钟薛高靠卡拉胶等增稠剂维持固体。

  线下旗舰店选址均是高端商圈,贵阳万象汇、南京金鹰新街口店、杭州西湖边湖滨88、西安曲江大悦城、长沙大悦城、深圳万象天地、广州IFC国金天地、武汉恒隆广场。

  即使是同样布局了便利店的哈根达斯,国内门店数有512家,以武汉为例,9家店都位于恒隆、万达等中高端商圈。

  说到底,钟薛高线上营销的高端定位与线下便利店大众冰柜格格不入,这是渠道布局决策失误。这种决策还会带来连锁反应,挤占平价雪糕生存空间,普通人被迫接受高价雪糕,失去雪糕自由。

  钟薛高曾宣传“不加一滴水、纯纯牛乳香”,但配料表上明确写着含有饮用水,“特级红提”其实是散装,“只选用日本薮北茶”、“婴儿级使用标准的棒签”、“中意美日联手研发,全球仅10台生产设备制作”均与实际不符,2次行政处罚之下,消费者难免有被愚弄之感。

  茅台冰淇淋里面确实含有2%左右的酒,不对未成年人出售,据茅台国际大酒店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店内所售冰淇淋均是按照每1kg牛奶掺入50g 53度飞天茅台的比例制作。有记者在长沙交警见证下进行现场测试,达到了酒驾、醉驾标准,但休息5分钟后就好了。

  这都能证明茅台冰淇淋确实含有酒,虽然无法证明是不是53度飞天茅台,但在没有其它污点的情况下,一个2万亿市值酒企所搭建的信誉可见一斑。

  其实,钟薛高、茅台冰淇淋大相径庭的风评,背后是我国冰淇淋行业正在往品质化方向发展的趋势,老罗“国产品牌卖得贵就一定有人黑”的问题并不成立。

  从民国时期的“美女牌”洋棒冰,到小时候的国货光明冰砖、绿色心情,如今我国已是冰淇淋大国。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5年以来,随着中国食品工业的高速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我国冰淇淋行业的市场规模也在逐年上升,2021年中国冰淇淋行业的市场规模约为1600亿元,与2015年相比翻了一番。

  虽然市场规模稳居全球**,但人均年消费量却仅有西欧国家的一半。目前国内人均年消费量约为3.5升,西欧国家人均消费量6-8升,这意味还有足够的市场空间容纳新入局者去创新产品、玩出新花样。

  据Euromonitor数据显示,以零售总额计算,2021年,市占率排名**的是伊利(17.8%),第二是联合利华旗下和路雪(9.3%),第三是蒙牛(8.4%),第四是雀巢(5%),这一排名从2016年至今,已经6年没有改变了。

  冰淇淋行业看似国货与外资2V2局面,但若切换到利润*高的高端赛道,则优势丧失。目前,我国高端冰淇淋市场由和路雪、雀巢、八喜、哈根达斯等外资品牌所占据。

  以哈根达斯为例,从2006年至2015年,哈根达斯在中国的销售额每年增长23%,即使后来因为差异化定价导致品牌价值受损,但在2020年依旧在华增长20%。可见,高端冰淇淋市场大有可为。

  此外,冰淇淋消费场景近年来从过去解暑纳凉转变为四季皆宜。《中国冰淇淋/雪糕行业趋势报告》显示,除开6、7、8月传统的销售旺季, 17%的消费者在冬季也会购买冰淇淋,39%的消费者一年四季都会购买冰淇淋。冰淇淋消费频次提高,进一步扩大了市场空间。

  2018年,钟薛高如同一条鲶鱼,在登场的第1个双十一攻下了天猫冰品类目销售额Top1,16个月内营收超过1个亿,为沉寂的冰淇淋行业注入活力。但同时,以钟薛高为代表的新消费品牌往往营销宣传不惜重金,在各大社交平台上请网红KOL发布测评、试吃,噱头大于品质,价不配位,这样的高价冰淇淋是消费者不能接受的。

  【1】《2022-2027全球及中国冰淇淋行业市场调研及投资前景分析报告》,前瞻产业研究院

  【2】《2022-2027年中国冰淇淋机行业市场前瞻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前瞻产业研究院

  同时前瞻产业研究院还提供产业大数据、产业研究、政策研究、产业链咨询、产业图谱、产业规划、园区规划、产业招商引资、IPO募投可研、IPO业务与技术撰写、IPO工作底稿咨询等解决方案。

  【4】《不知不觉,这个小行业市场规模已经超千亿了》,新消费内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