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薛高得罪的并非年轻人 而是人人都应该有的雪糕自由

2022-07-22 23:43:51上一篇:66元一支的钟薛高拼不过梦龙 高价雪糕令人瞠目结舌 |下一篇:365app下载:雪糕火烤都不化网友惊了!钟薛高*新回应:已起诉报案!

  钟薛高得罪的并非年轻人 而是人人都应该有的雪糕自由连日来,钟薛高频频登上热搜,引起了广大网友的讨论,这也让这个雪糕刺客的带头大哥成为了众矢之的。全网怒批钟薛高得罪了年轻人,殊不知它得罪的并不是年轻人,而是人人都应该有的雪糕自由。试问谁还敢在堆满各种雪糕的冰柜里买雪糕了?防不胜防就会遇到雪糕刺客,让原本就不富裕的我生活更加雪上加霜。

  由此衍生出来的段子其实在网上有很多,比如为了不请客吃饭,说请朋友吃雪糕,结果花的钱比请客吃饭还要多,这谁受得了?而我**次听到雪糕刺客这个名词,还以为它是个雪糕品牌,一番了解之后,才发现它背后是一个又一个的品牌。

  光鲜亮丽的销售成绩背后,也有着拿到手软的各种奖项,而背后的各路资本才是真正的赢家。当有各种资本参与到一片雪糕当中的时候,不确定性就太多了。

  作为一个农村出来的孩子,我对雪糕有特殊的情结,因为雪糕就是我那时候*向往的美味。我们村是自然村,规模不大,人口也不多,以种地为生,基本实现自给自足,村里连个小卖部都没有,更别说超市了。

  所以小时候的我,并没有吃过什么零食,印象*深刻的就是每次考试拿了好成绩,或者帮父母干了农活之后,父母会奖励我可以买冰棍儿吃,但是要步行去五里外的邻村,为了品尝几毛钱甚至都无法拿回家的美味,乐此不疲,没有冰柜,雪糕就是即时的美味。

  稍微大一些的时候,学会了骑自行车,当时就试着开始用一个泡沫箱裹着棉帘子去邻村批发冰棍儿回村子里卖(这样可以化得慢一些,放现在直接批发钟薛高就好了,都不带化的),虽然赚不了几个钱,但看着村里的小伙伴拿着硬币来和我买雪糕,然后在树荫底下大快朵颐的时候,那种感觉确实很奇妙。

  那个时候看可能是因为我赚到了钱,可以买更多的冰棍儿,但是现在来看,似乎是我帮助小伙伴们实现了雪糕自由,让大家品尝到了难得的美味。

  到了四年级读寄宿制学校的时候,雪糕寄托了我对家的思念,每周三块钱的零花钱真是掰开了揉碎了花的,今天花一毛钱去买根辣条,明天花 5 毛钱请同学吃个辣条,用辣条构建社交圈也是蛮神奇。

  想家的时候我就会去买一根雪糕,慢慢吃直到快化成汤儿了,不同于辣条的共享,雪糕我更愿意独享,因为那种雪糕寄托的回忆是别人无法理解的。

  但是这两年在超市的冰柜里已经很少看到老冰棍儿的身影了,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包装好看,里边袖珍的雪糕,然而我并不愿意称其是小而美。

  前边我们提到了钟薛高自诞生以来取得的一系列成就,能够做到现在的地位说明其有着较为庞大的用户群体,这部分人有足够的能力去消费高端雪糕。其实大家不妨看看身边的朋友,总有那么几个是会经常消费这类雪糕的。

  当然,钟薛高能够取得如此成就,另一个途径就是引发了消费者的好奇心,大家想尝尝这么贵的雪糕究竟是什么味道?贵在哪里?哪怕是就一次也好。

  尤其是礼品在 200 元以内的时候,送 200 元的钟薛高或者钟薛高卡往往会比直接给 200 块钱更受人喜欢,是不是这个道理大家不妨设想一下自己。

  伴随着钟薛高的野蛮增长,线下市场的冰棍逐渐也成为了雪糕刺客滋生的温床,动辄 10 元以上的雪糕比比皆是。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买个雪糕还要花 10 块以上的钱,确实让人坐立难安,退了吧,不好意思,不退吧,钱包疼。

  网上也有段子,**次自己不认识雪糕刺客买了长了个教训,第二次去买孩子不认识,又吃了一次亏,第三次吧,家里的老人不认识,*终不得不持续肉疼。

  今天的热搜也指出,钟薛高已在推线下单独冰柜,这将更好地帮助我们选择自己想买的雪糕。另一方面,经过此次事件的发酵,高端雪糕行业也将得到进一步整顿,不论是价格还是销售渠道亦或是配料,都会得到规范。

  在互联网时代,消费者对于一个行业或者某个品牌的监督是有重要作用的,尤其是当这个行业与大众生活息息相关的时候,监督所起到的作用也是无法被替代的。

  从钟薛高发力高端,到一款接一款雪糕刺客低调藏匿于冰柜之中,行业是该得到进一步规范了,雪糕刺客不应该夺走我们的雪糕自由,你有你的市场,我有我的自由,切莫为了你的市场而去掠夺我们的自由,或许可以短暂获利,但必将难以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