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元一支的钟薛高拼不过梦龙 高价雪糕令人瞠目结舌

2022-07-22 08:05:08上一篇:365app下载:截至7月15日24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新情况 |下一篇:钟薛高得罪的并非年轻人 而是人人都应该有的雪糕自由

  66元一支的钟薛高拼不过梦龙 高价雪糕令人瞠目结舌】入夏后,各类网红雪糕冲上热搜, 5月底,贵阳首发上市茅台冰激凌,价格分为59元和66元两种,在规格同样的情况,茅台冰激凌比哈根达斯冰激凌还贵,网红雪糕到底能不能赚到钱?

  入夏后,各类网红雪糕冲上微博、小红书等各平台热搜,5月底发售的茅台冰激凌,售价超50元一支,也是继钟薛高之后,又一次让高价雪糕令人瞩目。

  “解封后的**天,我路过小卖店就特别想要来一支雪糕,就随便选了一个包装素净的,没想到付款的时候告诉我18元,我都愣了一下,一看牌子原来是钟薛高,想着能卖这么贵,可能口味出众?正好尝一下。”北京市民张女士告诉时间财经,结果口味很一般,“还没小时候的小布丁好吃。”

  不仅是高端雪糕混迹冰柜让人猝不及防,批发市场的冰棍也涨价了。鲍先生是雪糕消耗“大户”,于是他决定在家附近的菜市场批发一袋,他随便拿了各个口味的,老板算账的时候才发现,记忆中2元一根的东北大板涨到了4.5元/根,随便一款朴素的红豆冰棍也是5元/根,回家一算,均价高达8.5元,还是在老板算账时临时拿出去了几根贵的,鲍先生直呼买不起。

  继奶茶从路边几元一杯的珍珠奶茶升级到几十元一杯的喜茶、奈雪、茶颜悦色等新茶饮后,雪糕也随之正在经历“消费升级”。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时间财经表示,当前,中国雪糕市场进入了精准细分、多层次消费档次的节点。在新生代人口红利不断叠加、消费升级推动下,中国雪糕市场已经裂变成为六个不同的消费层次,即超高端,高端、中高端、中端、中低端、低端。“消费层次不同、消费能力不同决定消费端的需求,从一两元低价产品到几十元的高端产品,都会有市场需求。”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还停留在低端冰棍是五毛钱的老冰棍儿、小布丁、糯米糍,或者三四元一支的巧乐兹和8元一支的“高端”梦龙时,市场似乎已经到了一个转折点。

  5月底,贵阳首发上市茅台冰激凌,价格分为59元和66元两种,在规格同样的情况,茅台冰激凌比哈根达斯冰激凌还贵。此前钟薛高*贵的一支卖66元的话题还冲上了热搜。动辄十几、几十元的网红雪糕成为夏日朋友圈新宠。同时,“当代雪糕的价格有多离谱”、“不认识的雪糕不要轻易拿”等相关话题也冲上了热搜。

  实际早在2018年,椰子灰冰淇淋问世无意敲开了雪糕市场的新大门。这款9元左右,造型与传统雪糕不太一样的雪糕,吸引了一波年轻人争相打卡。生产商奥雪随后又推出了双蛋黄雪糕,再次引发抢购狂潮。

  随后,钟薛高的瓦片雪糕,鱼形雪糕“鲷鱼烧”也抢占一席市场,文创雪糕也层出不穷,有玉渊潭的樱花雪糕、黄鹤楼建筑雪糕、趵突泉文创雪糕等。

  对于以“朋友圈先吃”为原则的年轻女孩们来说,一支颜值“出片”,口味有记忆点的雪糕,是她们在朋友圈、小红书等地制胜的“神器”。价格自然不是他们*为关心的。

  更有一位长沙的消费者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在自己的社交生活中,朋友同事间互相帮忙,除了“请你喝奶茶”之外,还多了“请你吃雪糕”的选项。一是奶茶喝太多,想换新鲜口味;二是相对奶茶,即便是网红产品钟薛高的门店零售单价也并不算高。

  这位消费者还会将新中式雪糕作为节日礼品赠送亲朋好友。认为这“既有新意,也不跌份丢面儿。”

  朱丹蓬向时间财经表示,“不排除雪糕未来的市场形态就如今天的奶茶一般,毕竟,新生代消费群体对于情感以及品牌的调性比较敏感,这部分人群推动了冰淇淋属性的转变,也为市场带来了巨大的增长空间。”

  众所周知,新式茶饮的崛起造就了多家创业公司,目前仍处于蓝海的网红雪糕,到底挣不挣钱呢?

  据公开资料,钟薛高在其成立16个月时营收已超1亿元,2021年销售额为8亿,相比前一年增长一倍。另有媒体报道,截至今年5月,钟薛高累计雪糕出库数为2.2亿片。

  茅台冰淇淋小试牛刀,推出不到1小时被抢光,销售数量超4万个,销售金额250万元。

  对比来看,拥有“巧乐兹”等多个雪糕产品的伊利股份,公司冷饮业务实现营业收入71.61亿元,同比增长16.28%,,业务规模连续20多年保持**的同时

  拥有八喜的三元股份,2021年冰淇淋及其他系列产品实现营业收入13.22亿元,同比增长10.14%。

  钟薛高等网红雪糕销量上虽远比不上行业**的伊利,但与三元股份的冰激凌销量已差距不大。钟薛高因基数不大,销量增速则远高于传统雪糕商。

  毛利方面,钟薛高创始人林盛在接受采访时曾称,钟薛高的毛利率是比传统冷饮企业的毛利率略高。

  此前有媒体采访钟薛高的代工厂称,钟薛高成本价*高可能也在6元左右,经销商则称,售价13元的钟薛高,给到他们的进货价是7元,18元的钟薛高,进货价也不超过8元。

  而三元股份,2016年至2021年,其冰淇淋业务的毛利率基本维持在30%以上。在2020年三元股份冰淇淋业务的毛利率曾跌至21.73%,但随后的2021年重新回归30%水平。

  伊利乳业冷饮业务2016-2021年的毛利率持续在40%以上。其中,疫情出现的2020年,伊利乳业冷饮业务毛利率达到48.66%,创下2016年以来*高水平。

  随着高端网红雪糕走红,传统雪糕商也在跟进。如伊利推出高端雪糕系列,如琦炫系列,对标梦龙,如须尽欢系列的3D团扇雪糕,显然是对标钟薛高。

  “跨界”联名更是不少雪糕商的首选打法,如马迭尔和奈雪的茶、肯德基进行过联名,东北大板还和永璞咖啡、每日黑巧联名,数不胜数。

  不过也并非所有冲进这个行业的人都能挣到钱,之前有媒体采访了卖文创雪糕的经销商,该经销商表示身边有好几个近期加入这个产业的新手都赔了几百万,被访者自己也在中街联名圆明园的文创雪糕上亏了钱,进货价8元,零售价卖15元,就是卖不好,*后只能赔钱处理。(北京时间财经陈世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