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桂梅:疫情下非洲地区形势特点与中非经贸合作的应对政治安全领域,多数国家民主选举顺利进行,非洲大陆政局总体稳定,但党派之争、民族矛盾叠加民生问题使局部动荡多发,一些国家的大选充满不确定性。令人关注的是,新冠肺炎疫情对非洲国家政局的深层次影响正在向社会安全领域渗透,动荡明显增多。一是非洲之角持续动荡;二是疫情加剧国家治理难度,军人干政现象回潮;三是疫情激化社会矛盾,南非等国发生骚乱;四是恐袭活动多点激增,反恐难度加大。

  经济社会领域,低增长、高负债、欠发展成为新常态。新冠疫情加剧对非洲外向型经济走势的波动性,非洲自身的中长期结构性问题,叠加免疫鸿沟、气候变化以及俄乌冲突的影响,导致经济复苏前景脆弱。疫情加剧非洲资金短缺的困扰,加重非洲债务负担和脆弱性。尤其是疫情下的非洲债务被政治化,破坏了非洲的融资环境,增大债务违约的风险。此外,疫情下非洲国家通胀高企、货币贬值、贫困加剧凸显社会隐忧。

  国际对非合作方面,疫情下大国对非合作自顾趋向加强,但由于作为联合国“票仓”的非洲国家在重塑全球新平衡格局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大国对非外交仍维持较高热度,经贸与安全成为合作热点。然而国际对非合作总体呈现竞争与排他大于合作与互补的态势,不利于非洲国家实施自主发展与国际协调并重的发展方略。

  疫情下非洲安全形势恶化,特别是恐袭活动的多点激增,使得在非华人安全状况恶化,已有一些企业遭受巨大的财产和人员的损失。新冠肺炎疫情下非洲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以及通货膨胀高企、货币贬值、外汇短缺、债务拖欠、贫困加剧导致中非经贸合作的环境严峻、风险趋升。企业成本增加,收益空间减少,殃及稳定运营。另外,资源保护主义的盛行、大国在非加剧竞争与排他性也不利于中非经贸合作的稳定发展。

  一是在发展战略目标、全球治理、气候变化、和平与安全、治国理政、发展道路等方面,加强与非洲国家的政策对接和协调,夯实中非经贸合作的政治基础。二是深化与非洲国家在基础设施、绿色农业、粮食安全、资源环境、卫生健康、数字创新、金融和银行业、自贸区建设、中小企业等领域的合作力度,筑牢中非合作压舱石和民意基础。三是贸易开放,建立国家级易货贸易平台,激活中非贸易潜能;四是进一步深化金融合作,特别创新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融资模式,为中非经贸合作提供重要的融资支持;五是在新基建、油气资源、工业化、粮食安全、医药卫生、气候变化和教育领域拓展以“中欧非”等“中非+第三方”合作为主线、符合非洲需求和发展议程的国际合作项目,将非洲打造为国际多方合作的大舞台。

  (本文根据“全球发展倡议”背景下中非经贸与投融资合作研讨会学者发言整理,不代表本网观点。中国社会科学网 胡子轩/整理)